返回
苗木行業資訊

叢生苗,被擠上了“神壇”

來源:花卉報2020-07-29 09:581172

東西南北中,無處不叢生,無樹不叢生。

與一位園林前輩談話時,他難掩驚訝。6月,我們走訪了京冀豫湘蘇浙魯幾個地方,有花卉園藝企業也有園林苗木企業。在全國,叢生苗已遍地開花,上壇封神。

園林苗木行業是一個長周期行業,漫長歲月總會此起彼伏“祭出”大招。譬如萬樹“洋名”、萬樹高干、萬樹成球……都曾是那么耀眼。

雖然沒有系統統計,但現在主要的苗木產區,總會有一兩個拔尖的叢生苗大戶,接著其他人的苗圃里,也會陸陸續續發展一批叢生苗,一些沒有進場的也興致勃勃。

植物的產品形態有很多種,叢生可歸為“異形苗的其中一個品類”,簡稱“異類”。“異類”登場,說明市場開始追求產品形式的多樣性,但異類畢竟是異類,想躋身成為主流還有點不現實。

1 綠化行業,繼續下行。從2013年以來,除了個別異軍突起的板塊,整個綠化苗木行情都在走下坡路,這種趨勢逼退了很多人,也逼出了很多高人。

叢生苗算是逼出高人的其中一種,通過拼栽或者平茬再發的技術改良,一些價格不好的半成品“回爐再造”,翻成高價出手。

舉個例子,每株采購價百來元的香樟,四五株拼栽起來后能賣兩三千元,這已經算是很含蓄的市場喊價了。

不得不說,叢生苗或多或少幫著去了庫存和產能,也間接推動了整個產業結構的調整,所以成為了它野蠻生長的溫床———自己拼起來,或者給人拼起來,總比賣不掉要好。

這種現象在一些苗圃比較集中的苗木產區比較常見,譬如湖南益陽、山東濱州、浙江杭州、福建漳州、廣東中山一帶。

2 正統的叢生苗到底是拼栽的還是平茬后重新發的?我們不喜歡去爭論學術性名詞,市場承認就有其道理。從當前市場環境來看,由于供應鏈充足、周期快,所以拼栽成了主流。

不過,無論拼栽還是平茬,都有一定技術性問題,樹種選擇、干性特點、根系空間、養護、成活率等,這些生產者都比我們懂,有些技術上的短板可以問問前輩們。

我們更喜歡關注市場問題。

有一說一,“拼栽叢生苗”推動了三個事情:

第一,“快速流轉”的苗圃經營模式,推動貼牌與周轉率的工業品思維。

第二,層層分工的合作模式在這里面體現。

第三,容器、噴滴灌等設施化生產。

拼栽種植戶手里都有一本經濟賬,實際下來產生真正的利潤并不如外人覺得的那么高,而且拼栽的成活率是大問題。但可以高速運轉維持現金流充裕。

有人說:這種模式需要交易與生產剝離更好操作。其中的“交易”包含了兩條線———采購與銷售。

無論如何,這是一套很緊密的“市場算法”,不只是技術問題。

3 相對而言,平茬后長出的大部分是長線投資,華北一帶這么做的不少。只是換了種種植模式,在運營模式上與傳統苗圃相差不大。

四五年前,參觀過山東一家苗圃,都是平茬后重發的叢生苗,前些年也是在堅持,據說近兩年熬出了頭。

拼栽的日子要好過一些。我們以前說過:技術問題說到底都是市場問題。層層分工與容器化相互推動,讓大家能把自己的周期盡量壓縮,保持在盡可能預測到的范圍,保證現金流的安全,這是件極好的事。

可這里面有個最大的問題:市場是否愿意為之買單。

一個道路綠化工程,對叢生苗、甚至異形苗采購,很少能超過10%,大部分也就1%左右;地產與庭院項目,采購難以上量。

叢生苗現在還處在風口浪尖,與“供應”和“需求”的順風開局脫不開關系。哪邊不順都不行。

在整體綠化工程市場下行的大背景下,輪到小眾產品類型的體量自然也會減少,何況政府項目現在是勒緊褲腰帶的時候。

“刻舟求劍”式預估市場周期的,歷史的教訓總是血淋淋的。

4 十多年前,曾經有過一波叢生苗的火熱,雖然火燒得沒有那么旺,但十分具有時代特點:那個階段的潮流,主要是受到“山苗下山”、“大樹進城”引爆的。

“殺頭”山苗,火遍大江南北。其中就有不小分量的叢生苗。我們曾在北方的苗圃里看到許多叢生的蒙古櫟;也在南方苗圃里看到同樣類型的欒樹、香樟。

山不轉水轉,當初風光的大樹苗圃,如今活的好的沒有幾個。尤其是以眼前的市場價作為賭注,貸款豪賭經營的。

《泰坦尼克號》里有一幕:船快沉的時候,很多人想擠上救生艇,艇上的人揮舞著船槳,把想擠上去的人趕下去。警衛甚至開槍射殺想擠上去的人。有人不慎被擠出人群,被誤以為要擠上船去而擊斃。

那人死前心里應該想說:我分明是被人擠過去的啊!

不管你是被擠過去的,還是自己蹭上去的,船就那么大點地方。

\
\
\
  • 免責聲明: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
    舉報
關閉
同類新聞資訊
www.huang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