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苗木栽培管理

生長慢?成本高?只能做反季節移栽? 你真的懂容器大苗嗎?

來源:花卉報2020-07-16 09:11493

容器育苗理念自上世紀50年代傳入中國,經過長期技術探索與生產積累,一些企業已有規?;萜鞔竺缟a,經營情況不錯。

在景觀提質背景下,越來越多有實力的企業希望將苗木容器化栽培作為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但高投資成本、高技術管理要求、市場認知誤區等都在限制容器大苗發展。整體來看,國內大規格容器苗不如容器小苗生產技術完善、種植規模大、市場應用廣。

“容器化是未來”、“苗木想精品化,容器化是關鍵”、“我們下一步打算做容器苗”、“我們計劃大幅擴張容器苗的種植規模”……近年來,容器苗之風越吹越猛。

不可否認,“容器”早已從一個概念成為全國各地苗圃中的實物。那么,“容器苗”呢?

現狀

我們都知道,容器苗是指苗木全程在容器中培養,隨著小苗生長,采用逐年修剪、按期換盆、水肥調控、支撐防寒等管護措施,直到苗子達到出圃規格。

技術與管理方法是容器苗生產的關鍵。要培育一棵好的容器苗,需要做好選種、選場、支撐、防寒、水肥、基質、容器選擇每一項技術。不同品種、不同規格的苗子適用的管護方法也不同。

越精細,越復雜。國內熟練使用容器苗生產技術的企業非常少,大多是業內領軍企業,比如浙江森禾、杭州園林、昌邑市花木場、海寧俄樂崗等。這些企業做得早并且夠專業,從分布上看,南方多、北方少。

與現有的綠化市場相較,已有的容器苗數量實在不算多。在采訪中,另一種關于容器的生產方式被頻頻提及。這是目前階段大部分企業更愿意采用的生產方式。

他們將胸徑8至10厘米的優質地栽苗移入容器。同樣,選擇合適的土壤基質配比、使用智能化設施進行水肥灌溉、采用專業的支撐與防寒保護。經過兩年左右的容器化管理,苗子可以出圃。

不少從業者稱,這是更具“中國特色”的容器苗。這樣做的目的簡單直接,保障苗木移栽成活率,提升工程效果。無論工程方還是生產方,也習慣將這類苗子稱為“容器苗”。

“一萬小時定律”說,一個人想從平凡到超凡,至少需要一萬個小時的努力積累。時間的積累,對容器苗來說同樣重要。

去過意大利萬木奇苗圃的人都對根系展覽印象深刻。展示櫥窗中,經過十年容器培養的苗木根系密密麻麻,十分發達。

容器苗的優勢在于“根”。在容器內形成的根,根系更發達、須根數量更多、根活力更旺盛。

而“中國特色的容器苗”其實是“在容器中的假植苗”。地栽苗經過斷根后,在容器中假植,通過容器苗的培養技術更好地促進須根產生,二次移栽時,不會損傷已形成的根系,從而提高移栽成活率。

根的差異體現苗木活力的差異,也決定移栽時的修剪程度:容器苗基本不用修剪,容器假植苗要稍作修剪,假植苗的修剪程度更大一些,所以容器苗的移栽效果是最好的。

但是根帶來的差異遠不止移栽效果一種。容器苗的用途,也不僅在反季節移栽一處。

完整發達的根系讓苗木抗性與活力都好于假植苗,移栽后不易出現病蟲害,壽命也更長??傮w來講,苗木品質更高。

“許多大樹移栽后,經過兩年的緩苗,長勢也始終不如容器苗,歸根結底在于根。”山東省農科院院長徐金光在分析苗木產業形勢時不止一次提到:這是景觀需求提質的時代,這是根、冠、干的時代。他的結論很直接,容器苗憑借根系的優勢,在這個時代里一定會有所作為。

育苗周期

即使有諸多好處,外來的“容器”在我國并不好“念經”。

“費時費錢”是生產者對容器苗望而卻步的原因。

很多人覺得,容器苗生長速度比地栽慢,容器化栽培浪費時間。這種說法并不準確。

容器有控根、易移動等優點,但空間的確小些。要保證苗木在相對小的容器內汲取足夠的養分并形成更好的品質,無疑對企業技術水平的要求很高。

朱明征是海寧俄樂崗苗木繁育技術有限公司的生產技術總監。關于容器苗生長速度,他說:“通過選擇合適的基質土壤比例、合理的水肥調控,可以保證苗木生長量。對于生長速度較慢的苗木,容器調控能顯著提升其生長速度。”

毋庸置疑,生長速度也不能調得太快。理由很簡單,大水大肥催出來的苗子誰都知道會有什么問題。俄樂崗公司通過各項技術措施,精確地將容器苗的長速控制在自然、健康的水平上。

朱明征表示,容器育苗出圃時間比地栽苗會多1至2年。這多花的時間,不是因為苗子長得慢,而是培育一棵健康、強壯的苗木的必經之路。

資金

有人喜歡先甜后苦,有人喜歡先苦后甜。容器苗就是先苦后甜。

每項育苗技術背后都是真金白銀的投入,其中,基質和控根容器是成本中的大頭。

容器大小對根系形成起關鍵作用,太小了會“窩根”,太大了根型不飽滿,所以必須在合適階段換盆。以一株胸徑2厘米的小苗為例,將其容器化培養成胸徑12厘米的工程苗,期間需要更換4至6次控根容器。按一個控根容器500元算,僅盆器一項的投入就超過2000元,何況口徑大些的控根容器價格遠在500元之上。

基質與土壤的配比往往會影響根系形成。選擇的基質不但要具備土壤提供土、肥、氣、熱的功能,還應具備輕便、理化性質易調、能及時快速輸送養分等優于土壤的特點。從歐洲進口的基質價格一直居高不下,平均每盆成本在百元上下。

近年來,北京林業大學等多家科研單位都在探索更經濟有效的基質。研究表明,用國內生產的草炭土、東南亞制造的椰糠等做基質,采用合理的比例,也能達到不錯的效果。

市場環境

不能全怪生產者們不敢“放手一搏”。國內市場對容器苗的接納和需求程度遠未達到歐洲水平。容器苗在我國的生存環境也遠沒有歐洲舒適。這是雙向的,產能不夠導致需求不高,因為需求疲軟而打消生產積極性。

其實,很多人早就呼吁加大容器苗的生產力度。比如昌邑市花木場總經理朱紹遠,從2000年起就不斷在各種場合、平臺發聲。在他看來,容器苗有很大需求,但現在20年過去了,生產者沒意識到,許多應用者也沒意識到。

“我曾與一位做工程的朋友聊天。”朱紹遠說,“今年因為疫情影響,工期縮短,反季節移栽任務很大。但假植苗已足夠滿足北方5月的移栽需求了。受項目預算限制,他們不愿意采購價格在常規苗兩倍上下的容器苗。”

“如果甲方要求用容器苗或者設計師設計了容器苗,給了這個預算,那我們肯定會采購。”這位項目經理說。

相比而言,一些既有種植基地又有工程業務的企業更青睞容器苗。一是多業務加持,苗木自用成本降低;二是這些企業對工程質量要求高,容器苗可以顯著提升工程品質。

北京京彩燕園生產的容器苗幾乎全部用于自家工程,效果突出。該公司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去年開始生產“雙盆”容器苗,兩個容器雖然成本更高,但苗木品質更好。“在保證工程效果的同時,也希望通過工程展示將容器苗的好處向更多人推廣。”

在歐洲,家庭采購是容器大苗銷售渠道之一,市場對容器苗的需求穩定。萬木奇公司每年依據市場數據來制定生產計劃,確保供需和諧。

與此相對應,國內庭院市場正在興起,對庭院樹健康、品質、狀態的要求或將給容器苗帶來更多機會。但庭院市場的發展態勢未知,誰能踩到這個“點”上,也是未知。

建議

上述情況都決定了容器苗的生產者必須非常謹慎。想試水容器大苗的企業,單有雄厚的資金是不夠的。

對此,各位采訪對象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樹種選擇容器苗的高生產成本決定了附加值高的苗木更適合容器化培養,比如觀葉、造型、進口苗木。

苗木本身的生理特性需要考慮。朱明征說,有三種類型的苗子更適合使用容器生產。

一是根系不夠發達、難生側根的。比如蒙古櫟,須根少,是典型的“胡蘿卜根”。斷根后有利于促生更多須根,提升苗木活力。

二是生長速度不是特別快的。比如茶條槭、馬褂木等。上容器后通過一些管理手段,可以提升生長速度。而桂花、紅花檵木等因為本身生長速度就很快,所以沒必要做容器苗。

三是樹形難養的。比如紅楓。紅楓生長時容易偏冠,容器可以挪動的特點,方便紅楓修剪,也方便對樹木分級管理。

技術保障那些很早就投身于容器大苗生產的企業都堅信,容器大苗的使用將成為未來趨勢,容器化栽培將成為苗圃的主流生產方式。事實也是如此,浙江森禾去年僅容器苗一項的銷售額就超2000萬元,高質量的景觀需求還會繼續擴大。

品質是容器苗的核心競爭力,技術管理也將始終是容器大苗生產的重中之重。

現在容器苗推廣不好的問題,很大程度在于生產者們沒有足夠專業的技術配套,使一些所謂的“容器苗”沒能展現應有的品質,影響了市場的判斷,影響了銷路。

掌握核心的容器苗生產技術不僅是產品質量的保障,也是容器苗向前發展的關鍵。否則,再多的投入都將得不償失。

產品結構與市場判斷對容器苗來說,沒能按計劃出圃的容器苗后續的養護成本將持續走高。在萬木奇,沒能按時銷售出去的苗子就直接銷毀,這樣損失比繼續培養小些,也不會打亂生產計劃。

據了解,一些苗企與多家地產公司合作,接受訂單,部分容器苗按訂單生產,比如滕頭園林等。一些企業在多年積累的穩定客戶基礎上,根據需求動態逐步擴大規模,如江西金喬園林今年就將容器苗種植面積擴大了。

一位種植容器苗多年的生產者說,雖然市場需求存在,但還是要謹慎選擇品種與確定規模,前期的市場調研必不可少。

記者感言:

十幾年前,應用市場上“大路貨”當道時,培育精品苗的人是少數。那時,人們說:“常規苗已經能滿足綠化要求,何必要買那么貴的精品苗?”

此時此刻的容器苗,也許恰如彼時的精品苗。

不可否認,當我們有足量的精品容器大苗時,容器大苗的市場會隨之改變。但要推動容器大苗的發展,不是生產者一己之力能實現的,還需要應用方真正意識到容器苗在未來景觀建設中的作用,更多設計者、應用者將容器苗寫進需求圖紙中去。

\

滴灌系統

\

海寧俄樂崗采用容器培養一年的苗木根系

  • 免責聲明: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處理!
    舉報
關閉
同類知識
www.huangse